当前位置: 主页 > 综合新闻 >

手写春联年味浓

时间:2016-03-17点击:

  贴春联是中国人过年的传统习俗。记得小时候,每到腊月二十九,上过几年私塾的父亲便裁纸研墨开始写春联,到除夕那天上午,母亲就会熬好糨糊让我们小孩子贴春联。红纸黑字,纸墨飘香,浓浓的年味成为儿时最温馨的记忆。

  等我渐渐长大,春节前满大街都是卖春联的,而父亲也因身体原因不再写春联了,于是家里的春联便换成了买来的印刷品。这种印刷的春联豪华气派,花花绿绿,但总让人觉得少了点什么。直到去年,春节前和几个搞艺术的朋友小聚,酒酣耳热之际,几位脱衣挽袖给我写了几副春联。回到老家,贴上手写春联的小院立马精神了许多。

  今年春节前,正在发愁让谁写春联的时候,儿子书法班的老师发来短信,说寒假书法班最后三天让孩子们写春联。听到消息的儿子马上兴奋起来,翻箱倒柜找来纸笔,迅速进入苦练状态。

  小儿十二,生性顽劣,害怕吃苦,做事常常浅尝辄止、不求甚解,练习书法更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十天半月难得动笔一次,但这次却有大不同,就连书法班老师也多次提出表扬。领到如此“光荣”的任务,够他兴奋一阵子。

  腊月二十八,一家三口回到老家。老家小院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,方方正正,普普通通,庭前一株老桂已有二十多年树龄。小院是父母亲手营造,如今父亲不在已整整十年了,但小院一如从前,几乎没有发生过变化。

  除夕上午,母亲照例熬好糨糊,我和儿子开始贴春联,边贴春联边教孩子如何按平仄区分上下联,讲父亲如何写春联,而母亲偶尔一句夸赞更是让小儿兴奋异常,在小院里上蹿下跳好一阵子。

  贴完春联,已近中午。再看儿子写的春联,洒金红纸上的柳体字笔力瘦弱,虽稚气未脱却也朝气蓬勃,如果父亲在天有灵,看到自己孙子写的春联,心里一定会有些许安慰。忙碌的母亲身体硬朗,嬉戏的小儿茁壮皮实,庭前的老桂即将萌发新枝,在红红春联的映衬下,整个小院也红火起来。

  王际宾

  欢欢喜喜过个年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